来世生命及往生净土——西北大学演讲

 

『 2011年11月10日下午 』

主持人致辞:

首先,我代表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,欢迎索达吉堪布来到我们学校演讲!

 “索达吉堪布”这个名字,对稍微接触过佛教的人而言,可以说是如雷贯耳。我今天就不占用太多时间介绍了,如果您还不熟悉,只要打开网站,所有信息都会蹦到您的眼前。在这里,我想说的一点是,堪布虽然身现出家相,但同时还是一个大学者,著作超过上千万字,在海内外有非常广泛的影响。此外,他也是社会慈善事业的推动者,不遗余力地做了许多慈善公益活动。

我们西北大学,有佛教研究所,也有宗教研究中心,在座的许多老师和同学,都是从事宗教研究的,尤其是宗教的生命关怀研究,是我们的主打项目之一。宗教关注的,是人类的终极问题,这和生命息息相关,但生命是什么?生命有没有未来,有没有延续?如果有延续,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?关于这些,学术界众说纷纭,许多学者也有极大疑惑。

然而,对此问题的理论和实践,佛教界却传承了2500多年。尤其是藏传佛教,它源自于印度的大乘佛教。据唐玄奘的《大唐西域记》记载,大乘佛教最辉煌的阶段,就是印度那烂陀寺时期。而那烂陀寺的教法,在藏传佛教中得到了最完整的保存。今天来到这里的索达吉堪布,作为藏传佛教的传承者,他愿意把自己所掌握的佛教智慧,与所有热爱生命、对生命来去感兴趣的人们分享。

 

 

这一路走来,堪布从北大、清华、中大……如今,走到了我们西北大学的课堂。我想,今天的演讲,将不仅仅是简单而充满理性的学术讲座,也将是对我们充满启迪性的一个开示。所以,在有请堪布上台之前,请大家作一个深呼吸,以轻松的身心,聆听这场关于生命可持续性以及生命实相的演讲——

我和大家今天交流的,是来世生命和往生的问题。这个内容,我在其他学校也作过一些开示,基本上讲了一些道理,原本打算换个题目,但学校这边说最好还是用这个。后来我就想了想,觉得对此进行再次剖析,也未尝不可。

一、对来世存在的不同态度

“人到底有没有来世”,这个问题极为重要。如果来世真的没有,我们现在随心所欲、为所欲为也可以,但来世若是存在怎么办呢?

经常听到有种说法是要“关心下一代”,其实不仅仅要关心下一代,我们还要“关心下一世”。假如从不考虑这个问题,所作所为就会非常可怕,正如佛陀在经中所言:“不见后世,无恶不造。”

如今有很多人,对佛教理论讲得头头是道,但实际上,他们往往耽著一些名相,最重大的切身问题,反而彻底给忽略掉了。要知道,人的来世非常非常漫长,它不是只有一百年、两百年,或者千年、万年就能终结,而是长得令我们无法计算。既然时间如此之久,每个人又怎能不做任何准备呢?所以下面,我们就来世是否存在的问题,好好地作一番深入分析。

当然,今天的交流很自由开放,按照国际上的方式,我坐得最低,你们坐得很高,每个人都可以观察我,这样就不会觉得我高高在上,不管说得对不对都非要接受了。现在是21世纪了,无论是藏传佛教、汉传佛教,还是学术界的各位人士,都应以非常公正、客观的态度来分析问题,所以,倘若我在讲的过程中,语言上和内容上有什么毛病,等一会儿你们可以直接点出来。

 

 

关于前世后世的存在,汉文中也有一些相关文献,但藏文、英文中的资料更多。在我们藏地,大家普遍承认前世后世,假如一个人声称它不存在,人们就会觉得他的思想有问题。而在汉地,情况却与此恰恰相反,倘若一个人认为有前世后世,大家反而觉得他的精神有毛病,进而指指点点、议论纷纷。

对于前世后世的态度,你们在座的人可能分三种:认为必定存在;认为可能存在;认为绝对不存在。在这三种人当中,你自己属于哪一种?可以扪心自问一下。一般而言,我们学佛多年的出家人,有非常充分的理由,坚信前世后世决定存在;而对宗教一知半解的人,尽管了解这方面的内容,却并没有细致地去研究过,所以就容易半信半疑;至于支持无神论、唯物论的人,则肯定不承认它的存在。

假如你是第一种人,那么听了今天的演讲,只不过有点提醒作用而已,可进一步坚定自己的信念;如果你是第二种人,在听受的过程中,怀疑也许会当下遣除,但也许更加疑惑重重;倘若你是第三种人,听了以后,最好能重新考虑一下:“前世后世绝对不存在的理由,到底是不是颠扑不破?”

下面,我既不站在佛教的立场,也不站在非佛教的立场,而是客观地与你们研究一下这个问题。通过这一堂课的交流,看大家对前世后世能不能有个新的认识。

二、怎样证明来世存在

关于来世存在的问题,大多数人也许并没有思考过,因为受环境、教育的影响,从小就盲目相信人只有一世,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界,再莫名其妙地离开,人死了就一了百了。尤其是17世纪机械唯物主义[1]、19世纪庸俗唯物主义[2]的相继问世,给人类带来了非常大的危害。一个城市倘若遭受原子弹、氢弹的攻击,充其量是几十万人、几百万人丧生,毁坏的只是一部分人的今生。但若是不符合真理的思想传遍全世界,所有人都疯狂地追随,开始无恶不作,那摧毁的就是人类的生生世世了。

其实,来世假如真的不存在,我们佛教徒也不会非要坚持它存在。但我通过多年的学习、研究、思考、辩论,发现前世后世决定会有,谁想否认的话,肯定拿不出确凿可靠的依据。现在世间上也有许多人不承认来世,可是到目前为止,也没有一个人能举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来。

关于来世,我并不是今天才开始研究的,而是研究了将近20年。这个问题对人类来讲相当关键,当然,我如果用佛经中的故事进行论证,很多知识分子会认为那是神话,心中可能不以为然,所以我今天就换一种方式——你们不是对科学工作者非常信任吗?那我们就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。

我下面所举的一些案例,当然,你不承认完全可以,但我希望每个人还是要思考一下。假如你连思考都不愿意,“不管别人怎么说,反正我就是不信”,而且又讲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,那就有点不理智了。

现在人对前世后世的研究,的的确确特别不够。学术界在佛教方面虽然经常开会、经常讨论,可是对最根本的问题——人类来世存在与否,没有深入探索的话,这就有点舍本逐末了。其实,不承认来世就跟不承认明天一样,对于绝对存在的东西矢口否认,这只能说是人类的悲哀。我有时候看人类到了21世纪,各方面确实非常先进,然而该承认的真相却不承认,这到底在进步还是倒退?恐怕也值得每个人反思。

1、史蒂文森博士研究的转世现象

近些年来,国外许多人都在研究来世的问题,史蒂文森博士(Ian Stevenson,1918-2007)就是其中一例。他是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生物化学和精神病学教授,也是国际著名的轮回研究专家。他生平所调查的转世案例,如果你不承认也不要紧,但是他严肃的态度、严谨的作风,却值得在座的知识分子进行思考。

 

 

他是怎么研究的呢?在40多年的时间里,他从印度开始,然后到斯里兰卡、巴西、黎巴嫩等国家,后来又在欧洲,搜集了数千个轮回转世案例,并进行了详细的调查。1966年,他从所调查的大量案例中,选取了最有说服力的二十个案例,出版了一本书叫《二十案例示轮回》(《Twenty Cases Suggestive of Reincarnation》),当时在美国引起极大轰动。

最初他接触这个领域时,完全是因为好奇心,当时依靠某基金会的资助,他去印度调查一个小孩的转世情况,并打算在那里顺便度假。可是到了印度以后,没想到小孩记得前世在印度是稀松平常的事,他刚到不久,手上的案例就发展成了30个。于是他在印度停留了六个星期,亲自访问所有的一手证人,包括当事人和家属,记录了大量数据,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他从39岁开始就涉足轮回转世的研究,一直到2007年离开世间,终其一生都在以客观、谨慎的态度,对来世的存在进行求证和探讨。2001年,他从弗吉尼亚大学的性格研究所退休,但仍继续研究与写作。2004年,他写了最后一本书叫《欧洲典型的转世案例》(《European Cases of the Reincarnation Type》),这本书也非常出名,只可惜现在没有汉文版。

史蒂文森博士一生中写了很多书,总共搜集了2500多个案例,全部都是真人真事。对此,他并不是道听途说、捕风捉影,而是一个一个去亲自调查,获取第一手资料。鉴于现在许多人对纯粹的佛教说法不一定认可,所以,我想专门了解一下他的观点。

今年,我们佛学院来了一批美国的博士,有些出家了,有些没有出家,还有些其他国家的留学生,大家一起共同发愿:要为世人揭开生命的真相。我们建立了一个“智悲翻译中心”,如果各方面因缘成熟,准备把英国、美国等关于前世后世存在的书籍,十几年之内翻译出来一部分[3]

2、塔克尔博士坚信人有来世

史蒂文森博士还没有去世时,弗吉尼亚大学的塔克尔博士(Jim B. Tucker),就跟他一起研究了几年转世现象,并于他退休后继承了这项研究。

塔克尔博士刚开始也怀疑转世,但在读了史蒂文森博士的著作后,对此研究产生了极大兴趣。最近,我跟他也有一些联系。他的工作态度跟史蒂文森博士一样严谨,但不同的是,史蒂文森博士研究的主要是亚洲儿童,而他的研究重点是美国儿童。他认为,东方国家像印度、斯里兰卡、缅甸,能回忆前世的儿童特别多,后来英国也出现了,为什么美国就没有呢?于是他把研究方向改为美国,结果发现了特别多的案例。

 

 

2010年,塔克尔博士接受记者采访时,就讲了印象比较深的一例:一个美国儿童从4岁起,就开始讲述他的前世。他提起自己在好莱坞的生活,家里有个大游泳池,在舞台上跳舞,当演员,当经纪人,坐船周游世界等等,听起来有点像是幻想。他妈妈为了引发他更具体的记忆,就找来一些好莱坞老电影的书。当他翻到其中一页时,指着上面的照片说:“这个人就是我!”

于是塔克尔博士经过多方联系,搜集到了他前世的资料,发现他在进入好莱坞当演员之前,的确是在舞台上跳舞的。后来,他确实有个带大游泳池的别墅,也做了成功的经纪人,坐船周游了世界。

塔克尔博士跟记者说:“原本我根本不信人有前世,只不过是以好奇心跟史蒂文森博士一起工作。但后来开始半信半疑,现在是深信不疑了。”——当然,这些资料如今在汉文中没有,我是把“智悲翻译中心”所翻译的内容,引用了一部分告诉大家。假如你懂英文的话,看到的资料会比这更详细。

塔克尔博士希望量子力学能对转世现象作出解释,也就是如果能证明意识存在于物质以外,那意识可以传递到另一个身体的可行性就变大了。他认为,因为观察的行为破坏了波动方程,所以意识不应该是大脑的副产品,而应该是与物质分开、可作用于物质的独立存在体。他还用了一个比喻:就像电视机和电视传送,电视机可以解码信号,但并不能产生信号。同样,大脑也许是意识表达所必需的,但并不是产生意识的来源。

这个问题,希望大家也考虑一下。机械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始终认为,意识依靠身体而产生,若是如此,这在逻辑上是说不过去的。其实,我们这辈子是人,下辈子变成另一个众生,决定转生为什么身体的主因,就是自己的心。法称论师在《释量论·成量品》中讲了,心识有延续下去的功能,倘若没有遇到特殊因缘,比如获得了阿罗汉果,那心识肯定要不断延续。所以,心识是独立于身体之外的,这与塔克尔博士所讲的比喻完全一致。

此观点有非常严密的逻辑性,大家应当好好思维。其实,“意识是大脑的产物”这种说法,很早以前就站不住脚了,倘若它真的合理,那无头众生为什么还能活着?在上个世纪40年代,美国就有一只被斩掉头的鸡,它18个月都没有死。主人觉得特别稀有,每天通过滴眼药水的小瓶,以牛奶和水混合物等喂养它,结果到它死之时,体重还增加了8磅多。起初,许多人认为这不过是骗局,为此,主人还把它带到位于盐湖城的犹他大学检查,证实这并非谎言。

 

 

不过,对于这类现象,现在科学工作者有一个通病:固执己见,纵然自己的观点漏洞百出,也不愿意承认。这样肯定是不合理的。实际上,如今汉地是比较缺少搜集这方面资料的人或组织,若是有的话,相信这样的案例也不在少数。你们西北大学有非常出名的佛教研究所,以后若能在这方面深入研究,必定会对人类的未来很有意义。

而且,今天在座的人当中,如果要采访的话,可能个别人也能回忆自己的前世。前几个月,我在喇荣佛教大学办了一个大学夏令营,你们这里的几个学生也参加了。当时有200多名大学生,其中好几个不但对前世存在深信不疑,而且自己身上也发生了不少奇特的经历,你们去过的同学应该都清楚。

记得我当时还说:“大学生一般非常理性,不可能描述出这样的情节来。你们这群大学生里不信佛教的,或许会觉得这是迷信,但事实上并非如此,只不过你们因为后天教育的影响,一下子很难接受罢了。”

以上我所讲的事例,也没有让大家必须相信,但希望你们对国外的一些研究,还是应该思考一下,如果没有思考的话,恐怕是不负责任的态度。对谁不负责任呢?对自己不负责任。因为假如来世真的存在,你今生却什么都不准备,没有好好地积累资粮、行持善法,甚至做了许许多多坏事,那临终时想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
你们西安,在历史上佛教相当兴盛。尤其是唐代,几乎所有皇帝都崇信佛教,因此,下至百姓、上至高官,并不会认为信佛是一种迷信。据我所知,西安是世界上第一个达到百万人口的城市,公元664年唐玄奘圆寂时,也就是距今1300多年前,送殡队伍就超过了100万人,足见当时的佛教多么兴盛。可是在1300多年后的今天,这个城市里的大多数人都不信佛教;即使表面上信一点,实际上也不承认前世后世,这是相当可悲的。

其实,你们有时候也可以想想:假如前世后世真的存在,但无数人却不知道,这是不是一种悲哀?我们获得这个人身,特别特别不容易,倘若一辈子都忙忙碌碌的,被无有意义的事情耗尽了,从来没有为漫长的来世做丝毫准备,这岂不是太可惜了吗?

3、历史上的投胎转世实验

也许个别人会说:“你讲的这些看似有理,我一下子也无法驳斥,但我就是认为来世不存在!”其实这样想的,古往今来也大有人在,多罗那他所造的《印度佛教史》中,往昔就有一个人持这种观点。

记得当年在古印度,有位月官论师非常出名,他与中观宗的月称论师之间,曾有一场长达7年之久的精彩辩论,令后人们津津乐道。

月官论师的前世,也是一位博学的佛教大师。有一次他跟顺世外道辩论时,所举的每个道理都无懈可击,外道徒最终一败涂地。不过,外道徒仍不承认前世后世,他说:“你们这些善辩的人,没有道理的也能讲出道理,我只是辩才不如你罢了。但就算你辩赢了,也不代表前世后世存在,除非能拿出有力的证据来。”

这位佛教大师想了片刻,点点头说:“好,我将死掉,并刻意以某种方式转世,来证明轮回是存在的。请国王来作证吧,你可以得到想要的证据。”

于是佛教大师要求国王,将他的尸体保存在密闭的铜棺内。之后,他在自己的前额用朱丹作个记号,口内含了一颗珍珠,躺下来瞬间就辞世了。

由于完全了知生死的幻象,这位佛教大师立刻如他所愿,转生为当地一位班智达的儿子。幼童出生时有许多吉祥的征兆,其中包括:婴孩的眉间有朱红的记号,而且口中含有珍珠。

这一神奇的现象,引起了人们的注意,并转告国王。国王唤来那位外道徒,命人将密封的铜棺当面打开。结果,珍珠已从圆寂的佛教大师口中消失,朱丹的记号也不见了。外道徒完全信服了,带领他的弟子皈依了佛教。

或许一般人对此难以相信:“这怎么可能!他嘴里的珍珠,怎么跑到那个母亲肚子里的?”但实际上,这种现象的来龙去脉,在佛教《四百论》的讲义中,就有详细的解释[4]

几年前,泰国也有一女子带着护身符转世。她的前世在临死之前,右手紧握着护身符,并告诉家人她将拿着这个转世。她死后大约半年,她的妹妹怀孕了,胎儿出生时,右掌紧紧握着一个东西,打开一看,正是她的那个护身符。这种现象,按照佛教的观点,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缘起。因缘具足的时候,什么都可以发生,证明人有前世后世也特别容易。

4、催眠对来世存在的佐证

此外,通过催眠的方式,也能帮助有些人回忆前世。

耶鲁大学的医学博士魏斯医生(Brian L. Weiss),曾写过一本书叫《前世今生》,这本书目前已发行了200多万册,被译成二十几种文字,成为国际畅销书。最初魏斯医生是坚定的无神论者,他对轮回一无所知,也毫不相信。但后来他治疗凯瑟琳的过程,却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 

 

凯瑟琳当年27岁,患有多种恐惧症和忧郁症。魏斯医生对她进行了18个月的传统治疗,可是病情依旧。魏斯医生认为她的心理疾病,可能源于被抑制的童年记忆,于是建议她通过催眠回想这些记忆,并释放当时的负面情感,以治愈她的心理疾病。

然而,令魏斯医生始料不及的是,在催眠疗程中,他一个指令“回到你症状开始的那个时间”,使催眠中的凯瑟琳的意识回到了公元前1863年。那时的她,有着与现在不同的身体和名字,她记得自己当时死于洪水,而她的孩子,则被大水从她的怀中冲走……在这次治疗之后,凯瑟琳对溺水和窒息的恐惧消失了。

在以后的治疗中,凯瑟琳又回忆了十几个栩栩如生的前世,重新经历了造成她今生各种恐惧的久远原因。随着她回忆的前世越来越多,没有使用任何药物,她的一个个病症也相继痊愈了。

治愈凯瑟琳后,魏斯医生对轮回的观念有了巨大转变。这件事情过去4年之后,他终于鼓起勇气,冒着被同行讥讽和影响学术地位的风险,写出了第一本关于轮回转世的著作《前世今生》,告诉人们生命的不朽和意义。我看过这本书的汉文版,现在不少明星也特别喜欢看,包括宗教界、知识界、文艺界的有些人,对此非常感兴趣。

2002年,钟茂森博士在美国德州大学教书时,还跟魏斯医生通过电话。魏斯医生告诉他,自己迄今为止已作过了两万多个这种病例,都是用催眠的方法,帮助他们回忆前世……

三、端正态度探索未知领域

不过,个别人即便听到这些,也是要么把它看成一种神话,要么看成一种传说,完全以这种态度来对待。如此一来,不要说前世后世的案例,就算是现在社会上发生的许多事情,你也可以统统不承认。

从历史上看,人类总是不情愿接受新观念,即便已累积了相当多的证据,他们也连看都不愿看一眼,因为这抵触了他们原先的信念。但是,假如你要彻底否定这一切,就必须要有可靠的理由。倘若没有任何理由,光是说“我不承认,因为前世后世看不见”,那就实在太浅薄了。毕竟,我们看不见、听不到的东西特别多。

现在有些人智慧十分超群,但如果没有正信引导,这种智慧也叫邪见。诚如佛经中所云:“信若无解,信是无明;解若无信,解是邪见。”意思就是说,信心若没有以智慧来辅助,很容易变成盲目的迷信;智慧若没有以信心来摄持,就会成为一种邪见。

在这个世间上,很多人总爱拿科学作为衡量一切的标尺,认为科学说前世后世不存在,那它就绝对不存在。却不知当今科学只是对物质的一种研究,对心灵领域可以说一片空白。纵然偶有涉猎,也只是略知皮毛,好多科学工作者自己都迷迷糊糊的,又岂有资格对不了解的现象妄下断言?

我以前看过一个有趣的小故事,说是第一次欧战结束后,某个国家想用科学的方法宣传无神论,于是政府在广场上筑台,邀请三位博士进行演讲。

第一位上台的是天文博士,他上台解释了许多无神的理由,最后大声喊着:“我用望远镜观察宇宙20多年,从来没有看见过神,所以一定没有神。”由此博得观众不少掌声。

第二位上台的是医学博士,他讲了许多人类绝没有灵魂的道理,结尾说:“我曾解剖尸体100具以上,仔细观察各部分,从来没有发现灵魂寄托的地方。它在心脏中呢?在脑中呢?还在血液中呢?我都解剖检验过,数十年来根本没有见到,所以一定没有灵魂。”又是掌声雷动。

第三位上台的是位女博士,伦理学家。她告诉大家:“人死像灯灭。死了死了,一死就了,绝对没有天堂地狱。我曾遍读古今中外的各种书籍,都没有发现这种记载。”大家又是一片欢呼。

讲完之后,主持人向众人宣告:“无论什么人,如果对这三位博士所讲的,有不满意的地方,或是要辩论的话,可以公开提出来。”等了许久,没有人提出反驳。

正要在胜利声中结束这场大会时,突然有一位乡下老太婆进到台前,对主持人说:“我可以提出几个反问吗?”主持人说:“欢迎之至。”

老太太问第一位博士:“你用望远镜望了二十多年,你望见过风吗?它是什么形状?”博士说:“用望远镜怎能看见风呢?”老太太说:“这世界上有没有风呢?你用望远镜尚且看不见风,难道能用望远镜望见神吗?你用望远镜望不见神,就能说没有神吗?”博士哑口无言。

老太太又转向第二位博士问:“你爱不爱你太太?”博士回答:“爱。”老太太说:“请把解剖刀给我用用,我要把你肚子剖开,看看你爱你太太的那个‘爱’在哪一部分?在肝里呢?在胃里呢?还是在肠子里呢?”众人哄堂大笑。

老太太再转向那个女博士问:“当你在母腹里时,如果有人告诉你:‘不久你要生在地上,有日有月有山有水,还要吃饭穿衣。’你能信吗?而如今你不只是信,还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所以,不要因为你自己不知道,就轻易否定一切。”

这个故事虽然很短,但里面三位博士的“科学”观点,却代表了现在大部分人的认识盲区。那天就有个佛教徒,说要去寺院里朝拜,消灾延寿。他父亲不信佛,连声阻拦说:“你要相信科学,不能去!”他父亲并不知道什么叫科学,所谓的科学,也并不是裹足不前的,而需要对未知领域不断探索。假如科学对某些现象暂时解释不了,就一概否认这种现象的存在,这反而是最不科学的。

要知道,我们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所认知的范畴十分有限,佛陀在《三摩地王经》中也说,倘若一味地用这些去衡量所有事物,认为这些就是正量,那圣道又有什么用呢[5]?可是现在有些人,真的特别可笑,他们对自己不理解的,就统统嗤之以鼻。比如,魏斯博士的那本《前世今生》,有人就反对说:“催眠可以回到公元前1863年吗?哪有这么长的时间!”单凭自己有限的知识,就怀疑一切、否定一切,这又岂是智者所为?

尤其是现在很多人,认为心识依靠身体产生,身体死了,心识也就消失了,这是特别可怕的谬论。说实在的,假如身体真能生心,那人死以后,尸体是完整无损的身体,为什么不能产生心识?假如你说因为它不具足一些外缘,那这些外缘又是什么?身体归根结底是地、水、火、风四大元素,假设身体可以产生心识,那外境的地、水、火、风中,为什么不能随时产生心识?……这里面有很甚深的一种逻辑,表面上看来似乎简单,但实际上你必须要长期学习,才能真正了解其中深意,而不是听了一堂课,或者学了一部论典,怀疑立刻就荡然无存了,马上承认来世存在,不是这么简单的!

以前我认识一位知识分子,他刚开始对前世后世也是完全不信,还跟我辩论过很多次。到了中间,因为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实在举不出理由时,也会慢慢去听、去思考,并查阅很多资料,找很多人询问。到了最后,他就完全相信了。他说:“我找不到前世后世不存在的可靠依据,而前世后世存在的依据,不管是回忆前世的案例,还是佛教的教证、推理、公案,以及现在科学家的各种论述,都有许许多多、不胜枚举,对此我还不承认的话,那不是特别愚笨吗?作为一个研究哲学的人,这种治学态度也说不过去。”

 

 

可见,一个人的正确见解,可以通过正确途径来培养。今天在座也有不少人,可能也有同样的疑问,希望你们能花些时间去反复研究,而不要盲信权威的说法。前不久,我在《百家讲坛》中看到一位专家说:“按照迷信者的说法,人的前世后世存在,因果报应存在。”当时他在电视屏幕上,我也没办法跟他辩论,不然,我确实很想跟他交流一下,看他对前世后世的问题研究过没有,为什么轻易就下这种结论?

当然,现在这样的人不是一两个,而是非常非常多。你们听了今天的演讲,也不一定马上就要承认前世后世,但至少应该思考一下:“这个出家人讲的道理有没有依据?”没有依据的,你可以反驳;如果有依据,则不妨好好思维,同时,多翻阅一些古今中外的书籍,若能这样,你以后就不会犯很多错误了。不然,对自己所不了知的道理信口开河,就会如莎士比亚所说:“你可能会用生命的代价,来补偿你所犯过的错误。”

其实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,领导也好、专家也好、大学教授也好、出家人也好,如果讲得不符合真理,那就是错误,这个没什么可辩解的。所以,人类最好能早一点醒悟,不要再迷足深陷了。我特别希望在座的知识分子,以后能跟佛教界多一些交流,这样你们肯定会受益良多。

前段时间,我看到中国科技大学的原校长朱清时去藏地8天后,回来跟一个书法家朋友的聊天记录[6]。他讲得还是很公正,但遗憾的是,他只遇到几位藏传佛教的大德,这些大德可能因时间关系,并没有给他讲深一点的道理。但即便如此,他还是觉得到了藏地以后,自己的心灵得到了很大净化。

所以,希望大家也应全面认识自己的生命,同时要观察一下周围人的困惑。现在很多人非常可怜,每天披星戴月地拼命挣钱,人生短短几十年,就这么无有意义地打发了,实在是可惜。你们在座的大学生,有些对未来也充满憧憬,可当你真正步入社会,就会发现人生还是苦多乐少,所以,现在希望也不要太大了,不然今后会很失望的。

其实,如果对人生不了解、对佛教不了解、对真理不了解,在学校里也没有学过如何做人,就算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、研究生、博士生,毕业后也不一定有太大价值。为什么呢?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怎样为人处世,怎样帮助众生、回馈社会,若是没有这样的理念,整天只为了“我”的快乐、“我”的家人而奔波,那你再有钱、再有地位、再有才华,恐怕也没有多大意义。

也许我的语言不太好听,你们在座师生又没得罪过我,为什么我一开口就咄咄逼人?其实,我也可以说一些好听的,但这解决不了什么问题。倘若通过我的这种提醒,让大家看清这个社会的本来面目,可能事先会多一分思考、多一分准备。

说实话,有时候我看到现在人们有吃有穿,自己也觉得非常开心;但有时候看到他们成天浑浑噩噩、得过且过,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恼。为什么呢?他们连来世存在都不知道,还自认为很了不起、很聪明,真的太可怜了!——当然,这也许是我的邪见吧。

四、略述往生净土的意义

若是有了承认前世后世的基础,那么,往生净土就不会遥不可及。尤其在汉传佛教中,历来对净土法门特别有信心。不过,俗话说:“念佛不在嘴,参禅不在腿。”只是在嘴上念念佛,虽然也有功德,但这并不是很关键。最关键的是什么呢?就是心里要信仰阿弥陀佛,并发愿往生极乐世界。有了这样的信愿,然后长期修持的话,按照《观经》最后一品的观点,我们每个人都有希望往生净土。

要知道,极乐世界的安乐与庄严,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。我们这个娑婆世界,再怎么快乐、再怎么幸福,实际上也离不开痛苦。就算你有高楼大厦,有别墅轿车,但若不懂得知足少欲,欲望的坑始终都填不满的话,内心的空虚也会与日俱增。

所以,现在人特别需要佛教的精神。尤其是藏传佛教,其究竟教义与汉传佛教并无二致,但之所以在汉地、在国外非常受欢迎,主要是它有比较直接的修心窍诀和利他行为,可以直接回馈社会。当然,藏传佛教中也有好的修行人,也有不好的修行人,这在任何宗教中都很难免。但是它殊胜的教义、传承大德的窍诀,对如今的人们来说,确实行之有效、非常实用。

因此,大家应以开放的心态来认识这个领域,研究生命科学,这对你们个人来讲很重要,对社会来讲也很重要。其实,如果想维护社会安定,人们肯定要有因果观念。有些人对“善有善报、恶有恶报”不承认,原因就是自己今生做了好事,今生却没有得到善报。至于来世有没有果报,自己从来也不管,这种想法就非常肤浅。

现在大多数人去寺院拜佛烧香,也是只盯着今生的利益,求佛保佑自己生意顺利、早生贵子、平平安安、家庭顺利、不要吵架……这是特别狭隘的一种发愿,在佛教中连最下乘都算不上,更不要说往生极乐世界了。所以,大家以后要好好了解佛教的真谛。

当然,我讲这些,也并不是劝你们要学佛,信仰是自由的,你信也可以、不信也可以。但你如果真想学佛,就应该具有正见,不能只停留在形象上。而若想获得正见,首先要对佛教的道理,花一定的时间系统学习、系统研究,这样最后才能明白其中奥义。

总而言之,希望大家能以正见来摄持自己。倘若你真正懂得了前世后世存在,那么,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也会指日可待!

主持人:人们关心下一代,但是否关心下一世?堪布从这个角度切入主题,从西方研究、佛经文献、推理、实证等层面,论述了下一世的生命,相信每个人听后都有不同的收获。

下面,就有请我们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的所长、维摩学院的教授、博士生导师李利安教授,来为今天的演讲作总结——

李利安教授结语:

今天非常开心,有缘能在这个时间、这个地点,非常欢喜地见到敬爱的堪布,跟大家欢聚一堂聆听开示。今世有缘,也是我们前世修福,所以应该珍惜这个时刻。

刚刚主持人让我作个总结,其实我不敢总结,只是想谈一点自己的体会。今天这场讲座的题目,是我提出来的。如果按照一般人的兴趣,可能不会提这个,更加理论、更具有学术意义的话题,或许会更吸引人。但是我比较特殊,多年来一直对此特别感兴趣,前两年组织“雁塔论坛”时,也连续多次请人来讲轮回、来世等话题。因为我觉得这个话题,对于佛教的信仰太重要了,对人类探索未知世界、特别是探索生命奥秘太重要了。所以,当我提出这个题目之后,堪布表示很愿意接受,当时自己非常欢喜。

 

 

今天下午听了堪布的开示,实在是大开眼界。因为堪布的讲法,和过去学术界具有理性色彩、论证式的讲座不太一样,他的讲座纵横古今、驰骋东西,既有西方学者的观点,又有我们中国人的看法;既有学术界的探索,也有佛教界法师们的修行体验。更多的是堪布本人站在佛法角度上,对来世生命及往生净土这一问题的深入思考。我觉得非常流畅,非常有灵性,非常有启发!所以在这里,我代表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,向堪布的慈悲开示表示衷心感谢!

我经常都在思考一个问题:生命到底从哪里来?到哪里去?今世在一定时空下所存在的生命,到底有没有更高级、意义更长远的存在?这些问题,每个人只要有时间静下来思考,都将会是一个问题,而不会不是问题。

我们西北大学的佛教研究所,在全国是最早成立的,但我们对生命的探索,其实还做得远远不够。西北大学这个地方,在唐朝属于太平坊,当时这里有个寺庙叫实际寺,实际寺的住持就是善导大师。他是武则天和唐高宗特别欣赏的一位人物,洛阳龙门石窟中最庄严的大佛,建筑总设计师就是他。而净土思想真正在中国扎根、被我们中国人接受,也是从善导大师开始的。

所以,西北大学这个地方严格来讲,在探索生命的意义、生命的归宿、生命的价值,特别是最终超越这一点上,有其殊胜的历史传承。今天在这样一个地点,这样一个时间,堪布非常慈悲地于百忙之中来作开示,给我们讲解来世生命及往生净土的话题,与善导大师昔日在这里住持弘法,是遥相呼应的。所以,我觉得因缘特别殊胜,再次对堪布的精彩开示,表示衷心的感谢!

 

[1] 机械唯物主义认为:1、世界的存在就是机械运动。任何的存在物,包括人、动物等一切,其规律就是机械规律。2、人的个性不同,是由其身体决定的。3、独立的心理实体是不存在的,心灵只是机械运动在人的身体上的一种现象或结果。

[2]庸俗唯物主义把意识直接归结为物质,或认为人的精神活动能力只不过是脑物质的分泌物,或认为思想就是脑髓质的位移。他们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解释,具有强烈的机械论和社会达尔文主义倾向。

[3]“智悲翻译中心”翻译的一些文章,在智悲佛网“佛教观察”之“佛教资讯”中已陆续公布。

[4] 详见“若有宿生念,便谓我为常,既见昔时痕,身亦应常住”一偈。

[5] 《三摩地王经》云:“眼耳鼻非量,舌身意亦非,若诸根为量,圣道复益谁?”

[6] 详见《从藏传佛教到认知科学的崭新链接——朱清时院士对刘正成先生畅谈藏传佛教》